首页 > 要闻点播 > 经济要闻

总投资300亿元!光明小镇开建

新陂头奶牛场将打造成观光牧场

  • 来源:深圳商报
  • 2018-08-03

▲奶牛们正在吃营养师为其精心调配的“营养餐”。 

7月31日下午2点,记者来到位于深圳西北一隅的光明新区新陂头奶牛场,探访深圳这座“最后的奶牛场”。

随着总投资300亿元的华侨城光明小镇紧锣密鼓地推进实施,以及周边中山大学深圳校区、光明科学城等重大项目相继落地建设,与多个高端重大项目比邻而居的这座奶牛场,未来命运如何,能否迎来转型发展新契机,引发了人们的关注。

经过光侨路转公常路,之后驶进新陂头社区,顺着蜿蜒的“乡村小道”,最终,记者来到一片白顶“棚屋”区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青草香味,走近一看,一大排黑白外衣的“大家伙”正在大口咀嚼,而四周鲜见饲养员。

新陂头奶牛场占地280余亩,生活着2000多头优质荷斯坦奶牛,还有101位“牛倌”。在深圳这样一座国际化现代化都市里,养牛是一种什么体验?草料从哪里来?市民喝上一口安全的牛奶需要历经多少关卡?带着这些疑问,记者进行了探访。

夏日里奶牛整天“洗淋浴”,顿顿“营养餐”

新陂头奶牛场的办公区域是一栋稍显陈旧的两层楼房。根据要求,记者换上消毒白大褂、黑色及膝胶鞋,消毒水洗手,蹚过无菌通道,清水冲洗双手,这才算是合格通过卫生安检,可以踏入牛儿的领地了。

一排排大型牛舍很快呈现在眼前。据介绍,每一排牛舍有近100米长,一排牛舍有近100个“沙床”,可供100头奶牛同时休憩。奶牛们待在牛舍里,或吃草,或休憩,或散步,悠然自得。

室外艳阳高照,地表热气蒸腾,记者步行几分钟就汗流浃背,奶牛们为何却如此惬意?原来,牛舍内每隔两三米就设置了一台大风扇,护栏边装有喷淋系统和喷雾系统,三套降温措施同时执行。记者站在牛舍内体验了一下,能感受到丝丝沁凉。“这套系统是2015年安装的,就像给奶牛们装上了‘空调’,奶牛们的身体经过清水喷淋后,再由风扇一吹,温度自然降下来,奶牛们待在牛舍里也就舒适惬意了。”场长梁郁全说,“除了住得舒适,奶牛们的食谱也是相当考究——草料全部进口。”

新陂头奶牛场从美国、澳大利亚、西班牙等国家进口了优质苜蓿草、燕麦草,营养师会根据奶牛头天产奶量等相关数据进行当天“配餐”,调整草料中蛋白质、植物纤维、维生素的配比,保证奶牛吃的每一口草都是营养均衡的好草,提高奶牛采食量,保证优质植物蛋白和粗纤维摄入。

梁郁全说,一头正在泌乳期的奶牛一天能吃掉37公斤的饲料,新陂头奶牛场2000多头奶牛每个月需要进食约170吨进口饲料。

高峰期日产鲜奶31吨,35年零质量事故

目前,新陂头奶牛场泌乳牛每天可挤三次奶。凌晨5点,牛场内近930头泌乳牛开始接受一天中第一次挤奶。下午2点至5点,晚上8点至10点,分别进行另外两次挤奶。每年12月到次年4月是产量高峰期,新陂头奶牛场的奶牛最高可日产鲜奶31吨。

记者在新陂头奶牛场的挤奶厅看到了两排大型的机械化挤奶设备,整套自动化设备一次可供48头奶牛同时挤奶。

梁郁全场长说,虽然现在挤奶环节已实现了一体化、自动化生产,但每一次挤奶仍需要不少于13名员工的共同参与,工人们将奶牛从牛舍赶到挤奶厅,将每头奶牛乳头冲洗干净,风扇吹干后手动消毒乳头,通过人工将头三把奶挤出并废弃(有杂质),再把瑞典进口的利拉伐鱼骨式挤奶机奶杯套在四个乳头上。经过这些人工协助后,自动挤奶才正式开始,整个过程,监督员都需要密切关注每头奶牛的情况。

自动挤奶过程开始后,全过程都是密闭的机器自动运行,保证奶源安全。

“35年了,我们牛场供应的牛奶,从没发生过奶品质量事故,保证市民喝上安全健康的牛奶,就是我们辛苦工作的意义。”梁郁全说,成立至今,新陂头奶牛场奶品质量一直执行最高要求的欧盟标准,承担着向香港供应鲜奶奶源的使命,一度占据香港鲜奶70%的市场份额,客户包括香港维他奶、雀巢等知名品牌。在深圳,市民们喝的晨光“供港一号”、学生奶等就是来自于新陂头奶牛场。

如今,奶牛每年单产都有新突破。2012年以前还需要晨光乳业有限公司补贴的新陂头奶牛场,近几年业绩稳步攀升,产奶量由2011年单产4.7吨/头/年,到2017年8.2吨/头/年,实现盈利930万元,领跑广东甚至华南地区。

梁郁全告诉记者,牛场产量、效益、品质的保证,得益于牛场的创新管理改革:狠抓优质公牛的选种选配,为后备牛奠定了基础;注重科学搭配饲料,保证奶牛营养均衡搭配。

奶牛都是怀孕的母牛吗?一头奶牛分泌乳汁的周期有多长?据介绍,新陂头奶牛场的2000多头奶牛都是母牛,包括泌乳牛、怀孕母牛、小牛犊。

奶牛需要不停地怀孕,产仔才会分泌乳汁,而一头母牛乳汁分泌持续时间可长达305天。在产犊高峰期,这里每天都有3~4头小牛犊出生。

新陂头奶牛场的专职兽医杨惠东说,奶牛在12℃~14℃的室温里最为舒适,怀孕奶牛与泌乳奶牛是16℃~20℃,冷了、热了,都会直接影响牛奶质量,甚至直接导致奶牛疫情。所以在广东等高温高湿地区,奶牛养殖难度系数就变得相当高。

深圳最后的“牛倌”有了新憧憬

新陂头奶牛场现有员工101人,大部分人的职业生涯里,只有用心养牛这一件事,工龄最长的跟建场时间一样。

他们既是“牛倌”,也是“牛人”。很多员工身兼多职,一人能顶几个人用,挤奶工、繁殖员、“铲屎官”,往往集于一人。除此之外,诸如为小牛犊熬制牛初乳,为奶牛配制饲料,为奶牛整理沙床,安抚奶牛情绪等等,也都能得心应手。

被问到最考验忍耐力的工种时,新陂头奶牛场办公室主任罗远明表情有点难以言喻:“大家说得比较多的应该是在为奶牛做健康检查或者解除便秘危机时,工作人员需要把整个手臂伸进奶牛的直肠和腹腔。还有清粪工,牛舍和牛清理干净了,工人往往被喷溅一身粪便。”

2000多头牛每个月进食170吨进口饲料,每天会产生多少吨排泄物?细思极恐。所幸几年前牛场设备升级,投资了300多万元建造了污水处理系统,经改造,污水自动进入污水无害化管网处理系统,而大部分排泄物通过处理后转化成沼气发电,实现了污物循环利用……

据最新消息,作为深圳最后的农牧业项目——新陂头奶牛场,如今有了新的未来。华侨城集团与光明新区签约,双方携手打造华侨城光明小镇,项目规划范围约11平方公里,计划投资300亿元,将打造“文化+旅游+城镇化”的生态文化旅游特色小镇。

我们生活在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,深圳最后的“牛倌”们也有了新的憧憬。对于新陂头奶牛场的未来,梁郁全满怀期待:“作为深圳最后的养牛人,除了要肩负‘产好奶’的使命,更期待转型升级,如跟旅游业深入融合,将牛场打造成集奶牛养殖、奶业科普、休闲旅游于一体的沉浸式现代化休闲观光牧场。”(深圳商报记者 邓红丽)

十大牛商评选活动 十大牛商评选活动 十大牛商评选活动 十大牛商评选活动 十大牛商评选活动